原创|同人

雷卡雷
豆尔豆
可拆

近期沉迷吸卡
我爱卡米尔✧*。

现充中
别看了
写不出文了

12.2随笔2

#本来想写伊双子结果越写越像安卡 那就安卡8

#年龄操作 成年神职人员安和幼年孤儿卡

#灵感来源是Gypsy Bard这首歌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要挖洞。”

安迷修微笑着捕捉住藏在那副波澜不惊的表情下的些许不甘与委屈。

每个新来孤儿院的孩子都要这么做。他回答。

“但那不是原因。”

倔强而执着,神父想,很好的眼神。

“那是埋葬过去的你的坑。”安迷修尽量耐心地解释道,“你要想在这里生活,就要丢掉自己的根。”

与小孤儿体型不符的铁铲被丢在地上,他咬住下唇,“如果我说不呢?”

“那就要看你能不能够强大到保全自我了。”

成年人好脾气地拉起铁铲,“来和我学枪吧。...

12.2随笔

#OOC到天上的雷卡

#不是原著向 也没有paro 瞎几把设定


明明已经过了半年,他依旧没有适应新家的生活。

美味且充足的食物,必须遵守的规定,温暖柔软的床褥,严厉博学的老师,才认识不久却热情友好的同学们。

受着管束总比无人关心好,他不是不懂这个道理。

可他心中仍残留着对故乡的眷恋,那不够清新的空气深深地烙印在记忆中。

所以他逃走了,趁着看守的仆人不慎睡着的午夜时分。

他身上的衣物不太厚实,在上城区熏人的热中无关紧要,却着实受着下城区的冻。

尽管如此,他踏回曾经居住过的那条街道。

风如印象那般不清新,他却开始无法适应,微小的颗粒呛着他变得敏感的呼吸道粘膜。一成不...

11.26随笔

#本来想改错字一不小心删掉了 还没有存稿 我真蠢 重写

#预警:三观不正 非典型总裁文 肉体交易


他看着她在床边拉起刚拆出的丝袜,阴影一点点覆盖住曲线姣好的小腿,大腿,最终吞没腿根处的吻痕。抹胸连衣裙堪堪压住吊带边,裹起纤细但绝不失诱惑力的躯体。即便是作为三线女演员,她的身材也不输给那些夺目耀眼的女星。该瘦的地方仅有薄薄一层隔离骨头的肉,该有肉的地方也不让一分。

这是她对自己的严格要求。要想爬上高处,不付出代价仅是痴人说梦。更何况,多数上位者对于女人类型的偏好十分明显——傻子才不往标准靠齐。

她抚平裙边的皱褶,径直绕过床沿跨向梳妆台...

11.25随笔

#预警 无逻辑/语序错乱/恶意玩梗


少年把那些事物都弄丢啦。

盛开的花,漫天的星,还有银河里的鱼。

但他不是故意的,只是那些东西在旅程中不可避免地一点点失去。

最开始不过是丢掉无关紧要的小玩意,后来那些身上的,口中的,心上的,都用来充当前行的代价。

他以为不断往前走便能看到无比美丽的世界,却发现越是往前,越是划出道道血痕。不重,只是难耐地隐隐作痛。

这就是我一直以来追求的吗,少年自问。

可他还没能够得到回答,便落入无边无际的河流。明明是初春,水却是暖的,就像回到胚胎时期母亲的腹腔。

他能听见大人惊慌的声音,还有银河列车在上空哐当哐当的回荡。但那都无关紧要了。他要失去意识了。他要迷失在另一个世界了。

他要...

11.24 随笔

#预警:三观不正 绿茶婊 日式翻译腔


您认为我做错了是吗?

可我的所作所为只不过是不符合您的价值观而已,并不意味着是错的哟。倒不如说是您那副自以为是高高在上随意评判他人行为的样子才真的让人火大呢。

听好了哟,我做的可是公平交易。

拿时间和肉体换取男人的宠爱与金钱可是完全的等价交换啊。

说起来,男人本来就是喜欢乖巧可人的女孩子的物种吧?那种楚楚可怜的样子是不是装出来的根本无关紧要啊,他们要的只是可以满足自我自尊心的工具而已。工具借出自我,男人支付报酬,双方都很满意,也没有人因此受到伤害,这可是少见的双赢场合啊。

再说,一切的起因都是您自己管不住丈夫在外偷吃,可...

想通了
从明天开始写片段随笔
想怎么写怎么写
想写啥设定写啥设定
文反正是写不了
就自己练笔爽爽

槲寄生

#CP=豆尔 作者=尹岑

#大学教授爱德华x小学教师阿尔冯斯 现Pa 同居设定

#互不知情的双向暗恋 

#没有逻辑 没有人物塑造 没有剧情 

#复建产物 OOC预警

将“伯利恒之星”牢牢固定在矮云杉的尖端,爱德华从板凳上撤下,后退几步,叉腰审视自己的劳动成果。显然,即使最开始认为圣诞树装饰这种活动纯粹是浪费时间,投入实践后大学教授也是乐在其中。

 上上下下打量好几遍,爱德华在满意颔首的同时暗自赞赏自己的品味,但随后脸上的笑容便因对明天的想象而崩塌殆尽——想想吧,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学生占领你的家,用毫不克制的尖叫...

如果有循着我的黑历史前来的小可爱们

我要说

我不写伊双子了

我只是做旧文搬运

喜欢的话给我评论/喜欢都行啊!

但我真的不会再写了

夜莺与玫瑰

#CP=伊双子 作者=君歌

#只是两个人轮流发神经最后一起收拾残局的故事

#没有剧情 没有人物塑造 万年OOC

#标题来自大家都知道的童话故事


那是个漫无边际的夜晚,月光零散而寂寥,星星只有稀稀疏疏的几颗。世界本该沉浸于睡眠的安逸之中,却单单空出了恰好容得下两个人的空白。仰躺在庭院的草坪上,罗维诺发出了梦呓一般的声音。

“我想要朵红玫瑰。”

这句话真的很轻微,就算它距离你的鼓膜只有零点几厘米的距离,你也不一定捕捉得到。但费里西安诺捕捉到了,不仅如此,他开始思考。

“可是哥哥,”费里西安诺的声音只比梦呓大那么一点点,恰好是罗维诺能听见的音量,“我们...

神如是说(片段)

#CP=南北伊 作者=君歌

#一个不会再写的脑洞

#教皇私生子罗马诺与教皇候选人威尼斯诺

#OOC预警

#对教廷设定一点都不了解 瞎几把写 


此时的阳光是和煦的,温柔的。它透过彩绘玻璃毫不吝啬地将光线集中在站在神像前的少年身上。少年的侧脸因此镶上一道金边,配合上虔诚的神情显得圣洁而忠诚。他的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嘴唇微微嚅动,诉说着只有神能倾听的窃窃私语。他是无罪的羔羊,是神在人间的使者,是世间一切美好事物的总和。除去微不可闻的祷告声,偌大的教堂内能听到的只有窗外小鸟跃来跃去的啾鸣声,在柔和的光线中,这里静谧地如同天堂。然而,这份静谧很快就被打破了——木...

© Antarctic Creature | Powered by LOFTER